第六百五十九章 演哥儿,要活要死?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薄礼?

    这可不是薄礼!

    一般来讲,城不易级别的宝物特别难得,就算雅门这样的强悍势力,最多给顶尖的学士分配一样罢了,悠扬和悠啸的佩剑就是雅门分配的这种。

    然而一直使用,一直契合,而后成长为城不易级别的宝物,就算顶尖的大儒也没有几件,因为越往后的耗费越多,有些大儒辛辛苦苦几百年,最多也只有一件而已。

    可此时,自己拥有几件?

    宝玉盘算了,紫火灵豪、君子剑、黄玉砚台……

    三件!

    自己足足拥有了三件!

    而这三件完全契合自己的东西,足足消耗了雅门上千件城不易级别的宝物库存!

    这完全是意外的惊喜,以至于回到了自己的居所,宝玉还有点晕乎乎的……

    管宁进了宝玉的厢房,很喜欢雅门精致的装饰,但只是赞叹了两声就不看了,对宝玉笑道:“碑主,刚才咱们说归说,可是事实上,你真的几乎完全不可能成就大儒的文位呢。”

    “这我清楚。对了,叫我宝哥儿就行了,还得多谢前辈。”

    “那你也别叫我前辈,叫我管宁就好,我痴长几岁,不然叫管宁兄也成。”

    管宁笑问道:“既然如此,咱们就先把教派弄起来,不知道咱们还有多少人,想建立真正的大儒教派的话,需要的人手可不少。”

    “大学士的话,一千个够不够?”

    “呃,”

    “学士应该有八千多个,进士数不清,举人秀才什么的我也没过问过,倒是百姓的数量我知道,三千多亿吧。”

    宝玉站起来,拿了茶壶放上香茗,冲上水,给管宁等人斟茶,管宁和苏武等人习惯性的奉过来茶盏,手指头却扣在茶盏的口子上,宝玉没法倒茶。

    “怎么了?”

    宝玉用手指的关节叩了叩桌子,发出哒哒的几声脆响,才气沁出去,把管宁等人惊醒了。

    管宁还没开口,严颜的大嗓门就叫了起来:“碑主大人,你这还是教派吗?你这都是不小的属国了!”

    宝玉闻言,摸了摸嘴唇没说话。

    事实上来讲,说是个属国也没有什么错,溶哥儿把全国迁移到了自己书写策论的大地上,偏偏自己的地方还很大,足够容纳了大周以及占领的南宁国的所有百姓。

    南宁国的学士和大学士离开了很多,但也有留下的一小部分,加上大周的就是这么多人了,普通百姓一个没走掉,在自己的政令下,也已经融合了不少。

    宝玉可以肯定,以自己的手段,只要成立教派,这些都会争着抢着加入,

    总归,自己还没有让大周的人吃过亏……

    歇息了一阵子,外面就有人敲门禀告,开门一看,是悠扬和悠啸,两人带来了雅门最新的任命,或许是看在管宁等人的份上,雅门提前给了自己大尊的地位,也派来了两百个比孟洗然还要强了一点的大学士,用来帮着建立自己的教派。

    宝玉带人离开,从通行天途回到了学士沙场,很快的,教派就组建成了一个雏形。

    雏形在不断的扩大和完善,大周和宝玉说白了,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加入教派的气氛很活跃,以至于管宁和苏武特别忙碌。他们要代替锁心石镇压教派凝聚的信念,而海量的教派信念的涌来,给他们带来的压力不小。

    宝玉也闲不下来,教派信念是比百姓愿力更强悍的一种存在,加快修行的能力更强,只比文人泪差了一点,而在数量上,教派信念绝对碾压了文人泪。

    宝玉只能不断苦读,不断理解,文宫大日也在文宫世界里越升越高,只是十几天的时间,就从一千一百一十一万丈的高度,升到了两千万丈的更高处。

    当文宫大日破一亿丈的时候,文宫就会彻底变成光耀世界的太阳,大学士也就有了凝聚儒心的资格,孟洗然花费了三百年才把文宫升高到了五千万丈,由此可见,宝玉的修行速度,到底被提升到了一种多么恐怖的程度。

    而这种‘恐怖’,被很多人看在了眼里……

    盛唐长安,巍峨的皇城里,杨摐站在朝臣上朝的泰安大殿的龙栾上,下面站立的却不是数十万的文武大员,而是区区的几个人而已。

    可这几个人,却也是数十万文武大员只要见到了,就得低头行礼的强悍存在。

    最前面的是个驼背老头,上身穿着金马褂,下身是最细腻的黑绸裤子,踩着龙头千层底的绸鞋,一边咳嗽,一边抬眼偷看杨摐的表情。倒不是想察言观色,大乐透模拟摇奖器:这老头的样子,很有种想拿出什么东西,直接夯在杨摐的脑门上的感觉。

    往后点是媚娘婀娜的身姿,可是这时候,媚娘完全没有迎合杨摐的那种媚态,穿着朱红色的衣裳却是一身清冷,红袖拖地三百丈,偶尔抬起来,密密麻麻的晶莹珠泪碰撞地面,就发出好像最美妙的乐曲的歌谣。

    而在最边缘靠着大殿立柱的是一位和宝玉长得很像,气质却更加飘逸潇洒,抬眼顾盼间能让世上的女子彻底疯狂的漂亮男子,男子慵懒的靠着立柱打呵欠,好像不是在觐见天父杨摐,而是在一场很热闹但是不想来的宴会里,躲在阴影中藏个悠闲的懒散样子。

    这是一幅很不和谐的画面,

    然而有资格接触的人会很清楚,这几个人聚集在一起,代表着是何等恐怖的碰撞!

    杨摐也没了一贯玩闹的神态,端端正正的在龙栾上坐下了,看向俊逸的男子道:“很厉害,你们青丘狐族的后裔,哪怕被抛弃的后裔都很厉害。都说宝哥儿成就不了大儒,都说宝哥儿只是你们青丘狐族看不上眼的弃子,可是多厉害啊,把那么多隐居的先贤都招惹出来了,朕很想知道,那些还没出面的,正气天碑上的先贤,到底懂得了真正力量的几分?”

    “管他有几分啊?陛下您要是看贾宝玉不顺眼,老头子扔出去一座金精大山,别说买通各方势力灭掉教派了,就算直接用金精砸烂那两千万里的区域,也是很简单的事情。”

    贾演打了个呵欠,还没开口,盛唐的守财奴就抢先说了话。

    这老头儿斜眼睥贾演,看谁都是一种用钱砸人的暴发户的作态,然而贾演很清楚,这老头子真的可以拿钱砸人,甚至,可以把整个青丘狐族砸废八成以上。

    贾演在心里盘算着怎么把守财奴弄进自己的‘论天大阵’,觉得太难,懒散的放弃了,又朝着龙栾无所谓的拱手道:“陛下,宝哥儿弄出正气天碑的事情您早就知道了,这时候要问的,应该是别的事情吧?”

    杨摐闻言,沉默了一下道:“贾惜春,朕见过了。”

    “贾惜春?”

    贾演抬了抬眼皮:“对不住啊陛下,我演哥儿只记得比较厉害的后裔,别的记不起来。”

    “是这样吗?”

    “确实记不起来。”

    “那么朕来提醒你!”

    杨摐冷声道:“当今世上,朕的盛唐,以及文人、道家和佛门共同掌管了天地威能的一成,你们青丘狐族的三十六论天使掌管了三分,剩下的八成七分,都是灌愁海的真仙们掌管。

    数十年前,有三名真仙离开了灌愁海,一人以真灵重生,名叫秦可卿,朕把她打废掉了,如今是你的后裔贾府里的一个媳妇;

    另外两人没找到踪迹,但是朕见到了,就是你的子嗣之一,叫贾惜春!

    这没什么关系,朕发现她的实力差了太多,心性上也有了感情的影响,就好像没有斩杀秦可卿一样,朕也不想把灌愁海惹急了,可是那还没发现的第三人,到底是谁?”

    “微臣~~~不清楚。”

    贾演满脸都是不在乎,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启禀陛下,要是没事的话臣就先走了,臣只是三诗六论天使里面的垫底,这种的大事情,您该找我们族长啊。”

    “如今的族长……不就是你吗?”

    “嗯?”

    贾演突然停下了,一身的气势蓦然高涨,直接达到了接近孔圣的程度,虽然比不上杨摐,但也是三大教里面最顶尖的那种存在了。

    转过身,摆摆手,噗嗤一笑,贾演舔了舔嘴唇道:“果然瞒不过陛下,三十年前,我就是最强的论天使了,懒得管族里的事情,差点忘了自己被提拔成族长了。”

    “朕懒得管你们青丘狐族内部的事情,可是,你太厉害了,朕很怀疑,你是不是灌愁海的第三位真仙。”

    杨摐长叹了一口气:“大秦灭,武圣时期灭,其中都有灌愁海的影子,朕几番查探,损失六十七位圣人,发现灌愁海的历史还在巫、妖两族之前,她们得到的才是大逍遥,弄出十万大山出来,也只是和我们玩了一个游戏罢了。”

    说到这里,杨摐的声音越来越冷:

    “朕威明广德,如今盛唐和八千国越来越强,更是从她们的手里面夺取了一成三分的天地的掌控,朕很怀疑,她们要朕的盛唐和大秦一样灭亡,她们可以永生的途径,也是不断的让天地覆灭,

    朕,

    我等,

    和她们,

    是天生的敌人!”

    “那您想怎么样?”贾演的笑容越来越大。

    杨摐盯着贾演,突然笑了:“朕很怀疑你是第三位真仙,也是她们覆灭盛唐的引子,贾惜春和秦可卿也是,所以……

    演哥儿,

    你是想活,还是……

    想死?”

    严肃,场面非常的严肃。

    甚至可以说是杀气不显于外,是那种特别深沉的内敛。

    然而这时候,贾演抱着肚子笑了:“陛下,您想让我出力就出力嘛,说什么有的没的?三位真仙什么时候出来的,我这年纪有多大了,您会认为我是第三位真仙?

    您直说,就是想我出力,

    说吧,想要我做些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