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被迫的应对

    UC小说网手机站:m.ucxsw.com

    这一场规模不大的混战并不是什么秘密,所有与之相关的战斗情报在第一时间就归入了该得到它的人物手中,引起了一片的沉默。

    这是一场压抑至极的战报。

    事实上,这场战斗损失的人员并不多——除了一个回合被削掉透露的团队长,另外就只有出手的鬼子和小丑战死。其余的人,哪怕是那个团队中的成员,仅仅只是因为没有亲自出手攻击,那名破烂少年根本就连看都没多看一眼。

    如果说这些人最初对破烂少年还有什么误解的话,那么在少年信步上前随手就干掉了这两个实力不俗的探索者之后整个世界就清净了下来,整个气氛也因此变得诡异。刚刚还觉得这少年一身的乞丐装土到掉渣的探索者们,这才忽然发现这种先锋派的行为艺术是多么恐怖,而这个少年的风格是多么狂拽酷炫吊炸天!

    决定一个人在别人眼中地位的,从来都不是外表装饰而是真正的实力,在现实世界如此,在唯实力说话的空间里,更是一条通行的准则。

    所以在众人的眼中,这少年根本就是一只隐藏在瘦弱外表下的滔天凶兽!

    在场的所有人,在这一刻都被他偶尔泄露的那一点绝世凶气给震慑住了。即使到受创的孟四慢悠悠离开这个被精心设计的战场,都没有不开眼的人试图挑战些什么——以鬼子和小丑的经验为教训,连试图逃走的人都没有!

    这些探索者们,也许有利欲熏心的蠢货,却绝对没有一个纯粹智商上的笨蛋。在明显没有逃生实力的情况下,贸然激怒这个少年的所有行为显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而耐心等待猛兽饱食之后自然离开才是正确的应对方案。

    正当他们为了自己能够捡回一条命而庆幸的时候,更高层的人里面却因此有了不满。

    “混蛋,我们的第一步就这样失败了?”得到完整情报的不平怒火冲天的将手中的影像拍灭,这个价值1000点积分的存储道具就这样被毁坏掉了,然而他还不甘心,泄愤一般狠狠地将这一团碎片揉成了粉末才作罢。

    小团队的灭亡理所当然,可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拿到任何一点实际有用的数据情报就比较坑人了,这往往意味着下一步的行动缺乏最重要的一项数据参考。

    “没有情报本身也是一种情报。”马王的表情同样凝重。这个结果稍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大乐透模拟摇奖器:然而他的看法却和瘸腿不平完全不同,拥有着自己另外一种解读方式的他耐心地接着说道,“我认为我们的计划算是成功了。”

    “这话怎么说?”团队中一名成员惊奇地抬起了头问道。他的级别是预备役值役者,敏捷单项属性在装备的加成下已经达到了五十点的上限值,手中的武器更是以轻便迅疾着称的“蝉翼刃”,可他反复观看了破烂少年的出手,自己数番尝试过后才确定那是一种难以模仿且难以理解的特殊手法。

    “我们本来就没有指望这些炮灰能起到什么具体的作用,然而他们已经帮我们验证了很有用一点。”马王的思路很清晰,以异常自信的口吻说道,“至少我们证明了,那名神秘者的身边有一名实力超群的护卫。”

    “屁话!”本以为马王能够说出什么有价值的判断,结果却是这一句摆在眼前的东西,本就不满的不平不屑地嘲讽了一句,一口浓浓的唾沫毫不客气地作为了加强气势的道具。

    马王根本不理他,而是转过头对着众多的团队成员说道:“击杀一群低级探索者本身并说明不了什么实力,然而这次战报里面却因此透露给我们两点重要的信息,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这个计划是有意义的。”

    这个推论并不难,随着马王说完大多数团队成员的眼睛迅速亮了起来——少年的出现的确增加了任务的难度,然而这也从侧面印证了任务的真实性。毕竟任务的难度和收益成正比,有着这样一名少年,最后完成击杀后抽取到各自高级装备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儿了。

    风险从来都是利益伴生,这个简单的道理很快得到了众人的认可。

    “更重要的一点,隐藏在了整场的攻击行动之外。从判定上来说,一个团队中任意一个成员的攻击就会判定成全团攻击,从这个少年后续行动上的睚眦必报上来看,放过其余的小队成员肯定不会是因为仁慈,那么结论就只有一个了!”马王的话语越说越快,也越来越接近真相,脸上的笑容和自信重新溢出,笃定地说道,“无论他是NPC还是探索者,都说明他在这里没有主动攻击的权限,即使是纯粹地被动反击,在这个世界中依旧有着极大的限制!”

    “没错,这么强的手段,却把寻人的任务交给那些等阶极低的探索者,本身就从侧面证明了这一点儿!”不平“啪”地一拍大腿站了起来,瘸的那一条让他的身体一晃,唾沫更是四散而飞。刚刚还鄙视嘲讽马王的他此时变成了赞同赞叹,神情上没有觉得有丝毫的不妥。

    马王显然也很得意于这一点,让强大的对手折服总是一种愉悦地体验,即使对方嘴上不说,行动上只需要认可自己,这也就足够了。

    “所以我们的第一步不是不成功,而是极大的成功,主线任务失败的紫罗兰团队会继续为我们验证这一点。”马王打了一个响指,估计紫罗兰主线任务的失败里少不了他的影子,甚至极有可能是最主要的因素。不过这些人作为他“十方杀阵”第一阵中最重要的主角,那也是事先谋划中的一部分了。

    到了此时,对当前所有情况作出了完美解释和应对的马王忽然不知怎么心里突然一阵烦躁和不安,仿佛所有的估算中遗漏了极其重要的一环,然而当他重新复算起来的时候,这样的警兆又瞬间消失,仿佛那只是一种奇怪的错觉而已。

    马王是谨慎,但他也绝不会用一种模糊的错觉来影响自己的判断,这个理由也说服不了团队中的其他人,所以他只是努力摇了摇头,继续用心完善着自己的计划。

    他哪里知道,另一方,此时无心谋算他这个小人物的赵高,却被迫将其放到了自己的天平之上。

    “中立单位,你在不给出其他任何信息的情况下偏偏只给出这个提示,是嫌那些跨界进入你世界里的探索者们死得不够快吗?”

    赵高一边打开茅屋的大门,一边对着门外穿红衣的小女孩皱着眉问道。
青海快3开奖走势图 重庆快乐十分在线计划 福建22选5走势图 7星彩票开奖查询今天 北京赛车pk10程序源码
大乐透预测 天津十一选五现场 168彩票网平特肖 北京十一选五app 1980的时时彩平台
群英会开奖走势图今 保时捷彩票官方 时时彩开奖结果 广西快三和值走势图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都说韩国1.5分彩有漏洞 天博国际娱乐城 体彩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幸运飞艇开户 单双中特资料验证区